2016年里约奥运会足球决赛进入点球大战。以超龄球员身份参赛的德国前锋尼尔斯彼得森获救。巴西赢了德国,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足球金牌。虽然有着“足球王国”的美誉和五次世界杯冠军,但巴西足球在百年奥运史上始终无缘。在2016年梦想成线个国家在巴西之前夺得金牌。德国人赢过一次,但不是我们熟知的“德国队”,而是另一支德国队——东德。

德国人在奥运足球史上表现出色,就像我们印象中的德国足球队一样。单看奥运足球的历史,消失的是“东德”(德意志民主共和国,简称GDR)足球队。随着冷战的结束,世界逐渐忘记了地球已经分裂了半个世纪。随着两德统一,东德直接被遗忘了,包括他们的足球。

二战德国战败后,国家被列强瓜分,而由于美英法苏意见不合,战后被占领的德国迎来了真正的分裂。美、英、法支持的德国称为“西德”,苏联支持的“民主德国”称为“东德”。两个德国对足球发展的态度和文化是完全不同的。这段40年造成的分歧,将影响到统一后的德国足球。

德国分裂期间,随着柏林墙的建立,壁垒更加明显。虽然同为德国人,生活氛围不同,但东德的足球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一样。它由政府主导和分配,军警工人系统的组织深深地影响着国内的足球生态,而且由于东德靠近西德,恐怕会被当成比较繁荣的西德一直踢足球。特意在很多地方做了微调,造成了东德足球。在足坛名不见经传,随着近代两德统一,彻底没落,被人遗忘。

1974年德国世界杯(实际由西德主办),参赛国举行了抽签仪式。楼主西德和东德(第一次晋级)居然抽到了同组。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笑话。与其他师在这个国家相比,德国和德国之间的关系是难以形容的暧昧。在战后的几届奥运会上,德国和德国一直以“德国联合队”的名义参赛,直到1968年。东道主西德实力强大,而东德则是一个“谜”:不允许职业选手参赛在汉城奥运会之前的奥运会上,大部分足球运动员因为职业身份无法参赛。因此,一大批东欧国家的运动员以“业余”的身份参赛,横扫奥运。奖牌方面,东德队毫不意外。

1974年赛前的平局让两位德国足球代表有机会一较高下。攻势再起,最终东德队拿到全场唯一1分拿下比赛。

阵容强大、全盛时期的西德被东德打败,让西方世界大吃一惊。他们在第二轮就躲过了“死亡之组”,避开了巴西和荷兰,最终西德直奔决赛夺冠。

1972年欧洲冠军、1974年世界冠军的西德,在国际比赛中不敌“同一个国家”的东德。 1972年奥运会获铜牌,1976年奥运会获金牌。看来东德足球队确实更胜一筹。想象力很强。

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冠军是西德队。赛事期间,西德队的实力有目共睹。阵容和战术没什么可说的。国内批评,相反,东德本可以通过最后一场比赛的卫冕来晋级。如此一来,西德赢得预选赛最后一战晋级,而东德则在维也纳“吃锅贴”无缘意大利。年底,两德统一,世界将无机会看到东德队站在国际舞台上。事实上,这就是东德(地区)足球衰落的开始,甚至一直延续到今天。

统一造成东德足球开始线日是两德分裂结束的统一日。上月(9月)欧洲杯预选赛打响,各国冲刺1992年瑞典举办的欧洲杯,东德还在抽签仪式上。没有“停业”的决定,所以东德还是抽签安排了赛事。因为国家消失了,后面的赛事都取消了,但是9月份的国际比赛周东德还在,所以预选赛和比利时的比赛变成了国际友谊赛。一场排球比赛在西德和东德的友谊赛中进行,凸显了两德的大融合。东德这次并没有明显拒绝,只是人群反应过度,最终还是取消了。与比利时的比赛成为了东德的历史。最后一战,一曲台前幕后百感交集的绝唱。

在东西德联赛的规模上讨论合并是公平的,但在未来会引起意想不到的混乱。东德联赛第7-12名必须通过附加赛才能加盟德乙。这意味着如果拿到7-12名就输掉了附加赛,那么下赛季不仅没有机会加入德乙,甚至连职业俱乐部都输了目前的情况(大部分国家只有1-2名被称为职业联赛的联赛,球队和球员在保险、合同、经济收入等方面都与业余有很大区别),统一的前东德德甲球队没有机会合并作战,直接落入未来的地区联赛(业余联赛) ,更重要的是,优质的东德球员根本不会参加最后一场联赛,赛季开始

始前的夏天,那些垂涎多时的西方大球队早就出手,联赛陷入顶尖人才一空的窘境。

等到两德足球联赛合并后,因为财政状况不同,有钱的西德自然能够挖角吸引好手“西进”,少了前东德国营体系支援,来自东德的球队面临资本主义最根本的困境-没钱,不单人才流失、连要财政自主都很困难,接着就是出身东德的潜力新秀青少年时就“西进”,前东德地区的球队统一后过半遇到财务危机,几年过去,“偶尔”杀进德甲便快快降级,近年更是掉入三级,统一30年后今天,东西德足球文化依旧没统一,反而昔日的东德已经产不出足球人才。

早在1996年欧洲杯前,因为兵败1994年世界杯,德国媒体开始强调青训的重要,也点出德国统一后,旧西德地区“黄金世代”老化、出现衔接不上问题,统一后加入了前东德的几位名将,能撑起主力的,也就马蒂亚斯·萨默尔与乌尔夫·基尔斯滕两人,踢出稳固防守的足球竟然让德国夺下1996年欧洲冠军,萨默尔踢出球王般身手,更拿下当年金球奖,这些光彩并不持久,还导致一批夺下意大利世界杯的老将继续稳占主力到1998年法国世界杯,世界杯上显得老态龙钟、最后兵败如山倒。

也许是体认到技不如人,国内球迷印象深刻的2002年世界杯,德国队完全不被看好,踢着稳健防守、毫不刺激的进攻,居然一路过关斩将进到决赛,首先签运好是真的,但那届主打防守,风格确实适合大型国际赛,最后造就门将卡恩的英名,还捧红巴拉克,其实该届德国队3位门将以外、20个国手只有9个人血缘上来自西德,包含巴拉克、施奈德、扬克尔在内几位好手都出身自东德。接受东德体系的培育养成,体能操得比较凶,从2002年世界杯德国队球风来分析,确实说明为什么那一届用上这么多“东德人”担当国脚。

前东德时代的知名球队,要站稳2级联赛都显得困难,扣除合并后有2队直接“登入”德甲,透过升级进入德甲的前东德地区球队,30个赛季以来只发生“4次”,只有5队曾经踢过德甲,德累斯顿迪纳摩加入德甲后多待几年才降级,再没有升级进过德甲,汉莎罗斯托克一加入马上降级,但是1995年升级回来足足在德甲待上10年,成为前东德地区的“楷模”,这30年来多数时间的德甲没有一支东德地区的球队。

前东德时期出生的现役好手都超过30岁,毕竟两德统一(1990/10/03)已经32年,近代更多人讨论的是前东西德地区足球发展的差异,更多是东德地区足球文化的没落,从人才流失、青训人才宝库被搬空,最后就是大家到西边大城市去踢球,现役德国球星中来自前东德最有名气的,绝对要属托尼·克罗斯,他出生于1990年1月4日,虽然没过几个月两德就统一,他的父亲是标准的东德人,一名足球教练,为了儿子的前途考量,当拜仁慕尼黑对托尼·克罗斯提出邀请时举家迁徙过去。

尼尔斯·彼得森靠着威震德国乙级联赛,曾短暂加入拜仁慕尼黑,在2016年里约奥运“义气相挺”加入德国奥运队,可惜决赛时在关键第五点被扑出,让德国只能区居银牌,之所以第一段硬要提到他,因为他是截至目前“最后一个出身前东德时期的德国足球国脚”,而且可能不会有下一个。2018年世界杯前,29岁的尼尔斯·彼得森选入初始大名单,友谊赛获得出场时间,但最后没被带去俄罗斯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